各位,真的是許久未在痞客邦見面了,關於部落格或是社團網站疏於照料也已經有段時日。

這時候想起帳號、開啟後台打這篇文也並非是想與各位道別,因為關於同人這一塊我並非是不在乎了,只是過去一段時間重心著重於其他地方。

而今天的目的也不是想與各位在此平台做分別,而是希望把這一個原本作為單發表場次脈絡的功用做一個調整。過去在舊部落格的文章我不會去刪除,可能偶爾會上去做抒發,但若要發表非家庭教師相關的文或作品我想也不會再去那進行發佈的動作了,不是對於往昔不在意,而是那個不對於我而言就一個里程碑、一個頗具紀念意義的地方,所以我不希望他再做太大更動。

因此,往後的同人創作將會移往這一個部落格做發表,近期會開始陸續整理,圖的方面可能稍有困難,所以會以同人小說為主。

今後這個網站不單是作為社團網頁經營,也將會是其餘同人作品的發佈處。

儘管速度可能無法做到最新,但若沒有遺忘,就會盡量在兩三日內將作品更新到各個平台。

也感謝各位的支持,也希望未來也能繼續合作愉快(對我來說,同好與創作者間更像是一種合作關係)~

 

2016/05/13  伊藤僅奈/孤行雪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rologue(楔子)

 

少年眨動深灰色的眼眸,應該是很溫暖的鼠灰色卻冰冷如極地寒冰,黑夜裡窗外透進的微光讓他的眼睛熠熠生輝發著光,那顫動光點如波光淋漓的水面波紋,很美、很高雅的瞳色,很冷、很漠然的眼神。

擺放在那人手心的那支湯匙映照出那雙眼,被遮蓋在長過於眉宇、那同樣色彩的髮絲後,那對眼睛的神采透了出來,讓他更加確定了,那種冷淡的程度並非是寒冷的冰山,而是和金屬相似質地的感覺。

因為冰雪實在是太過透明、澄澈了,但是眼前男孩的灰色眼睛和神態卻沒有那種過於乾淨的氣息,而是理性又漠視自身外一切的冷傲,不過似乎有過鍛造的歷練感卻令他不覺得那男孩不近人情,反而有種保持一層薄膜、忽遠忽近的感覺;好比金屬冷冷的質感,堅硬的外表卻在研磨鑄造下變的平滑,人們能碰觸並使用它但不能將它和身體做更進一步的貼合,無法如水一般融於掌心。

他剎那間想到眼前的人或許並不是人類,與他平時接觸的人所散發出來的氛圍大不相同。究竟,是什麼?

但那也只限於一瞬間,他仍舊是認為那體態虛弱,可是表現出來的動作跟態度一點也不像孩童的男孩子是一個跟他相同的人類。

折騰一陣後他摟著貌似比他瘦小的身軀,嗅到頭髮殘留的雨水氣味,可能因為淋到雨的關係,個人身體的味道會變的濃重,但是他卻不覺得那股味道難聞,是一種很難說明白的氣味。

褐色的眼盯著對方緊閉並微微顫動的眼皮,看來因為發燒的關陷入深沉些的睡眠了,這樣也好,對於退燒也有幫助。

用剛殘存的印像去回想暗灰色的眼瞳是怎樣的注視著他、是怎樣露出他沒見過的感情,想著想著也有了些睏意,伸手去拉了棉被,只是手的虛浮感讓他不管拉幾次都無法完整的蓋住兩個人。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完全想不起來自己在到達這裡之前,究竟是過著怎樣的生活、有著怎樣的工作和身分,他環視腳底下這一片閃著燈光的城鎮,充滿著破敗的氣息卻又有著不屈不撓的生機。

 

触られないあなた

 

醒過來後的他……應該算是醒過來吧?因為完全想不起來任何過去的記憶,所以獨自一人的他只能在陳舊髒亂的街道晃蕩,身無分文之下他差點就要餓死在街頭。不過總在他即將真的不支倒地時,身上就會出現一個不認識的錢包或是其他值錢的玩意,他想都沒想就直接拿去給自己買吃的了。

以前的我肯定也不是什麼善類吧?這樣想著的他狼吞虎嚥的吃下久違的一餐,然後在一家老舊的旅店床上滾了幾下算是安穩的睡去。

雖然這樣的生活他認為沒什麼不好,可是大概是生性使然,起初沒事做時他就會很努力的想回憶起過去的一丁點記憶,但那總是會令他頭痛欲裂。直到某次他從頭痛中驚醒時,竟發現全身上下彷彿要被拆解似的在哀嚎……

幾個看起來就是地痞流氓的大漢圍著他,用摻著濃厚口音的義大利語向他叫囂勒索並且不斷的出手揍他。想都沒想,他勉強站立起來後非常自然的出手,沒過一會那些人都發出慘叫一個個狼狽的被撂倒在地,他發覺自己的動作相當流暢、沒有一絲猶豫,就彷彿這是他天生就會的技巧。

看來不只不是善類,以前的自己也鐵定是個很角色吧?他如是想著,邊忍著疼痛邊從那些混混身上搜刮走少的可憐的現金和一點物品。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炎夏,是在游泳池戲耍的好時節,不過對於一年四季都與泳池為伍的他們來說,游泳,不過是競爭與奮鬥的方式。

一陣細微的水花略過水面,戴著蛙鏡的人影就安靜的沒入水裡,波光淋漓的泳池在陽光下閃爍著,而水中的人的影像也隨著那種律動擺動四肢,划過一波波的水以驚人的速度前進著。那個少年游到池邊後迅速用腳蹬了一下又立刻反身游向池中央,沒有一絲一毫多餘的動作,精準又快速的穿過水面前進。

 

「真不愧是骸,游的真好。」站在岸邊剛做完暖身的游泳隊隊員們看著那純熟的泳技,都忍不住讚嘆。

「光說不練,是不會進步的。」忽然他們背後傳來一個冷漠的聲音,聽到那句話的人都彷彿是被急速冷凍住一般,全身無法動彈。「草食動物們。」

 

才剛說完,那些隊員被一波痛擊,全給踢進泳池中,好幾個人完全沒做好準備就落水,各個浮上水面後不停的咳水,但是即便是遇到如此不人道的待遇,那些人也不敢吭一聲。

聲音的主人脖子上掛著泳鏡,披著一條毛巾的他還是一身濕漉漉的模樣。

 

「雲雀,你等一下!」剛游上岸的六道骸隨手用毛巾擦過臉,一臉責難的小跑步過來。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有一天,假設……我不見了,你還會繼續追逐著我嗎?

 

可能是因為這次的計畫消耗掉太多心力,還是有什麼改變正在發生的緣故?好不容易奪回身軀的他開始發覺自己某些地方的差異,自從躺上那個實驗室的手術台後就再也沒看見過的轉捩點,明明應該是很明顯的。

有什麼,正在消逝;有什麼,正在掙扎。

莫名的感到害怕和排斥,明知道這是也是對自己的絕大背叛,但撫摸自己身軀確信存在感的他還是抑制不住一種荒謬的想法,即便那或許會兩敗俱傷,也許會有更糟糕的結果……

──可能,他反而成了被消除的存在。

 

 

空気は俺に……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最初始的依靠】

 

以往的交集,最深最深,不過是偶爾經過廊道時的驚鴻一瞥,如此短暫,那時間的瞬間即逝,讓很多輕微或深刻的碰觸都變的極微渺小,不會令人駐足回首的存在,忽視掉了那瞬。

今天正好是要去繳交任務報告的日子,已經是到最後期限了,這做事總是看似漫不經心的男人才會拖著溫吞的速度拿起筆寫好報告書,再緩慢的走到首領辦公室結束掉他感到麻煩的事後處理。

偏偏那看起來很明顯就是即時趕出來的文件卻怎樣也挑不出毛病,褐髮的男子一臉無奈的檢閱著一張張報告,除了字跡稍稍潦草,要是不知道男人平時為人的人根本不會看出他對這份資料有多隨意、漫不經心。

 

「六道骸……

「嗯?難道裡面有什麼問題嗎?」挑眉,撥弄自己垂散的長髮,因為是剛起床趕完後就過來了,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相當隨意。「我想我應該沒漏寫吧?澤田綱吉,我對自己的情報記憶力還挺有自信的呢,呵呵呵……

 

抬眼看了看坐在對面沙發上的男人,被睡皺凌亂的襯衫還有散亂在胸前肩上的藍色長髮,以及……很不想說啊……他嘆氣,要是被女性看到說不定會被說成變態性騷擾?扣子只扣兩顆是怎樣啊!身材好也不是這樣現的啊!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夢初

 

隻身一人的他漫步行走於空蕩蕩的校舍,簡單的三層建築在夕陽餘暉下拖移著黑長的影子,在裡面的事物也留有一襲黑影斗篷,人也不例外,他腳步交替前行,地面的陰影猶如皮影戲偶的影像,受人操控也一起交互雙腿緊跟在後。

靜謐的紅霞穿透過走廊上窗戶的玻璃片讓那片紅艷有點刺眼,反射後浮現的白點突兀的點綴上窗面,沉靜的空間中唯獨有規律單調的腳步叩地聲,替西下的陽光打起拍子,讓懶洋洋的西落過程有了些變化不至於無趣到令人想睡。

就在外面的天色被染黑的同時,那個人也走進一間房間,週遭陷入完全黑暗前他按下門邊的開關,切斷了剛才維持的簡單節拍。

 

「草壁,半小時後關閉學校。」有一頭黑色碎短髮的少年伸手拿出口袋裡的手機,通完話後隨即掛斷,不給對方任何回應空間。

 

收拾著桌面散落的物品,雖然有點雜亂,卻也比一般同年紀的男孩整齊許多,書面資料被他依照順序堆疊放入辦公桌附屬的抽屜,待紙張全數收好,寬闊的室內響起「喀嚓」的細碎鎖聲,清脆如瓷器碰撞。

向來行動就是孤身一人的他獨來獨往慣了,要是有誰擅自闖進他平靜的生活,一律是兩根金屬製拐子伺候,他是在山谷盤旋的鷹,強大卻又令旁人覺得飛翔於天際的身影很孤單。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會動的人偶

 

年少的他靜靜的看著店中進進出出的客人,他眨著一雙深靛色的眼睛目送店中的商品一件件被光顧的客人抱走,眼底沒有一絲不捨,儘管在被賣出去前那些一動也不動的人偶是自己消遣時間的玩伴。

因為他早就厭倦了,對沒有生命的事物產生感情。

幼時喜愛的一個人偶被買走時,他高興,卻也難過,還記得那天晚上哭得像是自己的肉被利刃剮去一般,好不容易當自己的心情終於調適過來,相信人偶正被它的新主人悉心的照料,過著比住在櫥窗中更好的生活時……

他竟然在路邊的某處垃圾堆的縫隙發現了熟悉的布塊。

懷著忐忑的心情,男孩稚嫩的手緩緩抽拉夾在垃圾間的布,期望著不會是自己所想的那樣,而他滿心的祈禱似乎被神所拋棄,在被抽出的布料後面,是一個破碎不堪的木偶,被壓得稀爛的頭顱因為裝飾在上面的頭髮的關係,勉強看的出是個曾經在師傅手中精雕細琢的人偶。

也是男孩曾經喜愛過的人偶。

沒有流下一滴淚,他默默的將支離破碎的木塊塞回原處,低著頭不發一語的快步離開。手揪緊胸前的衣服,自己應該要為它難過不已的呀,但是現在這種沉重到快喘不過氣的感覺卻令他哭不出來,稱不上是失落或是悲傷的情感在他的心中發酵,膨脹到幾乎要把體內的一切都擠出這副軀殼外頭了。

回到了店裡,他連自己愛不釋手的商品都不看一眼,馬上衝進位在店面後方的住家房間,無視家人的疑問用力的甩上房門。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雨天、青年、城堡

第一夜 認識、信箋、疑惑 第六夜 

第二夜 味道、外出、異樣

第三夜 難眠、尷尬、恐懼

第四夜 洩漏、連結、弔唁

第五夜 回歸、逃跑、推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楔子 雨天、青年、城堡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之十一 計謀

 

隱隱約約,他感覺到自己的臉頰被某樣東西戳著,帶點試探性的意味,但是身心上的倦意讓他不想睜開眼去查看,於是有點閃避的稍稍轉過身體想找個不會被侵擾的角度繼續睡……

 

「嗚哇──!」一陣懸空感,他重重的摔下,似乎也撞倒了站在旁邊戳弄自己的人,惹來哭喊般的慘叫。

「嗚嗚嗚……好痛啊!」

「藍寶?」忍住頭的疼痛定睛一看,不禁疑惑的叫那個倒在地上表現出自己受到致命重傷的少年。「有那麼誇張嗎?噗哧……」因為那模樣實在太過逗趣,一時間忘記要去扶對方,忍俊不住的偷偷笑了起來。

「雨、雨月!」臉紅的壓著被撞痛的肚子,藍寶結巴的抱怨。

「好啦不笑了,喏。」伸出手給哀疼的少年抓。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