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家教-連載與集結 (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rologue(楔子)

 

少年眨動深灰色的眼眸,應該是很溫暖的鼠灰色卻冰冷如極地寒冰,黑夜裡窗外透進的微光讓他的眼睛熠熠生輝發著光,那顫動光點如波光淋漓的水面波紋,很美、很高雅的瞳色,很冷、很漠然的眼神。

擺放在那人手心的那支湯匙映照出那雙眼,被遮蓋在長過於眉宇、那同樣色彩的髮絲後,那對眼睛的神采透了出來,讓他更加確定了,那種冷淡的程度並非是寒冷的冰山,而是和金屬相似質地的感覺。

因為冰雪實在是太過透明、澄澈了,但是眼前男孩的灰色眼睛和神態卻沒有那種過於乾淨的氣息,而是理性又漠視自身外一切的冷傲,不過似乎有過鍛造的歷練感卻令他不覺得那男孩不近人情,反而有種保持一層薄膜、忽遠忽近的感覺;好比金屬冷冷的質感,堅硬的外表卻在研磨鑄造下變的平滑,人們能碰觸並使用它但不能將它和身體做更進一步的貼合,無法如水一般融於掌心。

他剎那間想到眼前的人或許並不是人類,與他平時接觸的人所散發出來的氛圍大不相同。究竟,是什麼?

但那也只限於一瞬間,他仍舊是認為那體態虛弱,可是表現出來的動作跟態度一點也不像孩童的男孩子是一個跟他相同的人類。

折騰一陣後他摟著貌似比他瘦小的身軀,嗅到頭髮殘留的雨水氣味,可能因為淋到雨的關係,個人身體的味道會變的濃重,但是他卻不覺得那股味道難聞,是一種很難說明白的氣味。

褐色的眼盯著對方緊閉並微微顫動的眼皮,看來因為發燒的關陷入深沉些的睡眠了,這樣也好,對於退燒也有幫助。

用剛殘存的印像去回想暗灰色的眼瞳是怎樣的注視著他、是怎樣露出他沒見過的感情,想著想著也有了些睏意,伸手去拉了棉被,只是手的虛浮感讓他不管拉幾次都無法完整的蓋住兩個人。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完全想不起來自己在到達這裡之前,究竟是過著怎樣的生活、有著怎樣的工作和身分,他環視腳底下這一片閃著燈光的城鎮,充滿著破敗的氣息卻又有著不屈不撓的生機。

 

触られないあなた

 

醒過來後的他……應該算是醒過來吧?因為完全想不起來任何過去的記憶,所以獨自一人的他只能在陳舊髒亂的街道晃蕩,身無分文之下他差點就要餓死在街頭。不過總在他即將真的不支倒地時,身上就會出現一個不認識的錢包或是其他值錢的玩意,他想都沒想就直接拿去給自己買吃的了。

以前的我肯定也不是什麼善類吧?這樣想著的他狼吞虎嚥的吃下久違的一餐,然後在一家老舊的旅店床上滾了幾下算是安穩的睡去。

雖然這樣的生活他認為沒什麼不好,可是大概是生性使然,起初沒事做時他就會很努力的想回憶起過去的一丁點記憶,但那總是會令他頭痛欲裂。直到某次他從頭痛中驚醒時,竟發現全身上下彷彿要被拆解似的在哀嚎……

幾個看起來就是地痞流氓的大漢圍著他,用摻著濃厚口音的義大利語向他叫囂勒索並且不斷的出手揍他。想都沒想,他勉強站立起來後非常自然的出手,沒過一會那些人都發出慘叫一個個狼狽的被撂倒在地,他發覺自己的動作相當流暢、沒有一絲猶豫,就彷彿這是他天生就會的技巧。

看來不只不是善類,以前的自己也鐵定是個很角色吧?他如是想著,邊忍著疼痛邊從那些混混身上搜刮走少的可憐的現金和一點物品。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炎夏,是在游泳池戲耍的好時節,不過對於一年四季都與泳池為伍的他們來說,游泳,不過是競爭與奮鬥的方式。

一陣細微的水花略過水面,戴著蛙鏡的人影就安靜的沒入水裡,波光淋漓的泳池在陽光下閃爍著,而水中的人的影像也隨著那種律動擺動四肢,划過一波波的水以驚人的速度前進著。那個少年游到池邊後迅速用腳蹬了一下又立刻反身游向池中央,沒有一絲一毫多餘的動作,精準又快速的穿過水面前進。

 

「真不愧是骸,游的真好。」站在岸邊剛做完暖身的游泳隊隊員們看著那純熟的泳技,都忍不住讚嘆。

「光說不練,是不會進步的。」忽然他們背後傳來一個冷漠的聲音,聽到那句話的人都彷彿是被急速冷凍住一般,全身無法動彈。「草食動物們。」

 

才剛說完,那些隊員被一波痛擊,全給踢進泳池中,好幾個人完全沒做好準備就落水,各個浮上水面後不停的咳水,但是即便是遇到如此不人道的待遇,那些人也不敢吭一聲。

聲音的主人脖子上掛著泳鏡,披著一條毛巾的他還是一身濕漉漉的模樣。

 

「雲雀,你等一下!」剛游上岸的六道骸隨手用毛巾擦過臉,一臉責難的小跑步過來。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有一天,假設……我不見了,你還會繼續追逐著我嗎?

 

可能是因為這次的計畫消耗掉太多心力,還是有什麼改變正在發生的緣故?好不容易奪回身軀的他開始發覺自己某些地方的差異,自從躺上那個實驗室的手術台後就再也沒看見過的轉捩點,明明應該是很明顯的。

有什麼,正在消逝;有什麼,正在掙扎。

莫名的感到害怕和排斥,明知道這是也是對自己的絕大背叛,但撫摸自己身軀確信存在感的他還是抑制不住一種荒謬的想法,即便那或許會兩敗俱傷,也許會有更糟糕的結果……

──可能,他反而成了被消除的存在。

 

 

空気は俺に……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最初始的依靠】

 

以往的交集,最深最深,不過是偶爾經過廊道時的驚鴻一瞥,如此短暫,那時間的瞬間即逝,讓很多輕微或深刻的碰觸都變的極微渺小,不會令人駐足回首的存在,忽視掉了那瞬。

今天正好是要去繳交任務報告的日子,已經是到最後期限了,這做事總是看似漫不經心的男人才會拖著溫吞的速度拿起筆寫好報告書,再緩慢的走到首領辦公室結束掉他感到麻煩的事後處理。

偏偏那看起來很明顯就是即時趕出來的文件卻怎樣也挑不出毛病,褐髮的男子一臉無奈的檢閱著一張張報告,除了字跡稍稍潦草,要是不知道男人平時為人的人根本不會看出他對這份資料有多隨意、漫不經心。

 

「六道骸……

「嗯?難道裡面有什麼問題嗎?」挑眉,撥弄自己垂散的長髮,因為是剛起床趕完後就過來了,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相當隨意。「我想我應該沒漏寫吧?澤田綱吉,我對自己的情報記憶力還挺有自信的呢,呵呵呵……

 

抬眼看了看坐在對面沙發上的男人,被睡皺凌亂的襯衫還有散亂在胸前肩上的藍色長髮,以及……很不想說啊……他嘆氣,要是被女性看到說不定會被說成變態性騷擾?扣子只扣兩顆是怎樣啊!身材好也不是這樣現的啊!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夢初

 

隻身一人的他漫步行走於空蕩蕩的校舍,簡單的三層建築在夕陽餘暉下拖移著黑長的影子,在裡面的事物也留有一襲黑影斗篷,人也不例外,他腳步交替前行,地面的陰影猶如皮影戲偶的影像,受人操控也一起交互雙腿緊跟在後。

靜謐的紅霞穿透過走廊上窗戶的玻璃片讓那片紅艷有點刺眼,反射後浮現的白點突兀的點綴上窗面,沉靜的空間中唯獨有規律單調的腳步叩地聲,替西下的陽光打起拍子,讓懶洋洋的西落過程有了些變化不至於無趣到令人想睡。

就在外面的天色被染黑的同時,那個人也走進一間房間,週遭陷入完全黑暗前他按下門邊的開關,切斷了剛才維持的簡單節拍。

 

「草壁,半小時後關閉學校。」有一頭黑色碎短髮的少年伸手拿出口袋裡的手機,通完話後隨即掛斷,不給對方任何回應空間。

 

收拾著桌面散落的物品,雖然有點雜亂,卻也比一般同年紀的男孩整齊許多,書面資料被他依照順序堆疊放入辦公桌附屬的抽屜,待紙張全數收好,寬闊的室內響起「喀嚓」的細碎鎖聲,清脆如瓷器碰撞。

向來行動就是孤身一人的他獨來獨往慣了,要是有誰擅自闖進他平靜的生活,一律是兩根金屬製拐子伺候,他是在山谷盤旋的鷹,強大卻又令旁人覺得飛翔於天際的身影很孤單。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會動的人偶

 

年少的他靜靜的看著店中進進出出的客人,他眨著一雙深靛色的眼睛目送店中的商品一件件被光顧的客人抱走,眼底沒有一絲不捨,儘管在被賣出去前那些一動也不動的人偶是自己消遣時間的玩伴。

因為他早就厭倦了,對沒有生命的事物產生感情。

幼時喜愛的一個人偶被買走時,他高興,卻也難過,還記得那天晚上哭得像是自己的肉被利刃剮去一般,好不容易當自己的心情終於調適過來,相信人偶正被它的新主人悉心的照料,過著比住在櫥窗中更好的生活時……

他竟然在路邊的某處垃圾堆的縫隙發現了熟悉的布塊。

懷著忐忑的心情,男孩稚嫩的手緩緩抽拉夾在垃圾間的布,期望著不會是自己所想的那樣,而他滿心的祈禱似乎被神所拋棄,在被抽出的布料後面,是一個破碎不堪的木偶,被壓得稀爛的頭顱因為裝飾在上面的頭髮的關係,勉強看的出是個曾經在師傅手中精雕細琢的人偶。

也是男孩曾經喜愛過的人偶。

沒有流下一滴淚,他默默的將支離破碎的木塊塞回原處,低著頭不發一語的快步離開。手揪緊胸前的衣服,自己應該要為它難過不已的呀,但是現在這種沉重到快喘不過氣的感覺卻令他哭不出來,稱不上是失落或是悲傷的情感在他的心中發酵,膨脹到幾乎要把體內的一切都擠出這副軀殼外頭了。

回到了店裡,他連自己愛不釋手的商品都不看一眼,馬上衝進位在店面後方的住家房間,無視家人的疑問用力的甩上房門。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雨天、青年、城堡

第一夜 認識、信箋、疑惑 第六夜 

第二夜 味道、外出、異樣

第三夜 難眠、尷尬、恐懼

第四夜 洩漏、連結、弔唁

第五夜 回歸、逃跑、推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楔子 雨天、青年、城堡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之十一 計謀

 

隱隱約約,他感覺到自己的臉頰被某樣東西戳著,帶點試探性的意味,但是身心上的倦意讓他不想睜開眼去查看,於是有點閃避的稍稍轉過身體想找個不會被侵擾的角度繼續睡……

 

「嗚哇──!」一陣懸空感,他重重的摔下,似乎也撞倒了站在旁邊戳弄自己的人,惹來哭喊般的慘叫。

「嗚嗚嗚……好痛啊!」

「藍寶?」忍住頭的疼痛定睛一看,不禁疑惑的叫那個倒在地上表現出自己受到致命重傷的少年。「有那麼誇張嗎?噗哧……」因為那模樣實在太過逗趣,一時間忘記要去扶對方,忍俊不住的偷偷笑了起來。

「雨、雨月!」臉紅的壓著被撞痛的肚子,藍寶結巴的抱怨。

「好啦不笑了,喏。」伸出手給哀疼的少年抓。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之六 無望

 

聊賴的躺在床上打滾,毫不在乎房間內還有其他的人,因為他認為反正這裡是自己家,又是自己的房間。行為自然就不受拘束,嬌生慣養的個性雖然沒有向是闊少爺或是無賴般的令人討厭,卻也常常讓陪在他身邊的人感到啼笑皆非,有時候則是為了他惹出來的問題困擾著。

 

「藍寶,你真的不下去參加舞會嗎?」藍髮的日本少年身上穿的不是傳統的和服,而是西式的襯衫和西裝,有點穿不慣的輕拉領口。

「沒關係啦!反正主辦人不是我,是我父親他啊!我不在又不會怎樣。」抱著枕頭,藍寶捲著他意頭捲翹的短髮把玩。「對了,雨月你找到了嗎?」

「……」聽到對方那樣問,雨月微微瞠大眼,而後低下頭,眼睛盯著自己的腳,原本明亮的眼也染了點暗色。「沒有……養父也說沒她的消息。」

「是嗎?」丟開枕頭伸了個懶腰,打呵欠回應。

 

他儘管表現的一副懶洋洋不在乎的樣子,但也是私下有拜託父親去尋找,只是……這根本就是大海撈針,要在義大利找一個人也就算了,問題是對象還是非本國的外國人,還是個幼小的孩子。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濫觴

 

動盪的社會,總是會孕育出對後世極具影響力的人物。

而未來,也被過去所發生的事束縛,甚至是牽引。

 

 

 

「喂……」金髮的男孩出聲,喚著身後的另一位男孩。

 

聽到前面的人似乎是在叫自己,原本低著頭他抬起臉看向對方。一頭紅豔的頭髮在火光搖曳下閃耀,卻失去了活力,有著一股沉重跟灰暗。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十六生 謀行進

 

僅管接待的一切都完美到令人滿意,殷勤款待他們的部下個個面帶敬畏的眼神以及崇拜的態度,偶爾經過都會進來等候室問後的管理階層幹部表現出的儀態也相當合乎禮節,所有得人員以及事物都展現出恰到好處、有條不紊的一面。

可是,就是有某個地方讓獄寺隼人怎也無法釋懷的部分。

──那就是剛踏進這棟規模可觀的基地時空氣中迎來的淡淡煙硝和血味。

不過要是問了,想必得到的答案會是與近期遭遇的紛爭有關吧?就算事實並非如此,這邊基地的人都可以用這個理由搪塞過去,因為他沒有任何線索能夠說那是不對的答案,也就是萬一真有個不能告知他跟了平……或者更正確來說是不可以讓彭哥列總部得知的事態,獄寺很清楚要是不能在停留的期間抓出什麼蛛絲馬跡,那掌管此處老奸巨猾的男人鐵定會用他們被派到這邊的任務來掩蓋事實。

覷了一眼身旁闔眼打盹的笹川了平,雙手環胸後嘆口氣,個性同樣容易急躁的自己和對方一起被派過來處理這種需要冷靜的任務,實在是不曉得地十代首領真正的用意為何,畢竟平時都是調派六道骸或者是請里包恩先生來的,要不然不得以就會拜託難以請動的雲雀恭彌,雖然近來那傢伙是比較沒那麼恣意妄為了……

差點忘了,自己跟山本也是時常被派遣的一對組合,因為山本武總能用他的爽朗笑容平和氣氛,搭上自己精打細算的頭腦經常替彭哥列打下一場平穩的談判。六道骸處理的不是大好就是大壞,如果他心情不好肯定會造成對方家族嚴重傷亡,好處就是從此對方再也不敢與彭哥列為敵;里包恩先生處理任何任務都能完美達成,因此後來比較常前去談判的通常是他亦或是最前面提到的兩人組合。

……對了,山本那棒球笨蛋最近是去了哪裡了?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十一生 初現身

 

威尼斯,水都的風景撩人,挑起了人們心中想徜徉萬方的念頭,欲隨波波搖盪的水波遊歷一方。北方的義大利,風情萬種,卻在私下隱瞞了黑暗的一面,不為人知的陰暗與期相差甚遠。

擺渡的地方響起了砸毀木船的陣陣聲響,接踵而至的是火花,烈火焚燒了水面上眾多船隻,水花被人踩的嘩啦啦蹙音不絕於耳,幾聲槍響換來幾聲慘叫,慘絕人寰的血花蹦飛畫面沒入了水道,殷紅的鮮血汙染清靈透澈的水流,折返過多次的流彈誤入水中,將淡水變得更加血腥。

這是敵對家族的反抗,他們意圖破壞原先佔於此地的勢力併入某強大的家族,特地在雙方首領會面的地點引發混戰,好威脅那想靠攏他方的家族,讓這次的協議失敗。只是,天不從人願,他們這次的計劃敗在沒有查清楚隨行的成員。

金屬擋下子彈的鏗鏘聲稀稀落落,不時還有人體遭鈍器重擊的悶響,和夜晚融合無違和感的身影奔馳著,碎髮零星飛散在耳際,身手俐落的攻擊、無懈可擊的防守,男人冷漠的面容沒有一絲起伏,寒光晃過上挑的鳳眼,凌厲了每一次的攻勢,也震懾了週遭虎視眈眈的敵手。

 

只有一個人,別慌!想辦法鎮定情緒,帶頭的隊長身先士卒,不過連一槍都還沒開就被黑色的男人擊倒。

怪物、怪物!他是雲雀恭彌!是彭哥列的雲之守護者啊!眼見高強的隊長遭到對方揮拐打倒在地,部下們慌成一團亂了陣腳,許多人根本來不及反應便在混亂間倒下,更多的是踩踏過同伴的軀體逃命,反而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況下落水,慢慢溺斃。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十六生 陷困境

 

聽到響動聲,警戒的瞇起一對鳳眼往聲音傳來的地方查看,依稀瞧見微弱的火光朝這邊靠近,有變明亮的趨勢,順帶著微弱的金屬敲擊聲。

此時男子有種不算是多好的預感,先不管會不會是澤田綱吉那邊的人,現在沒辦法想的那麼樂觀,何況他也不指望那傢伙會發現自己失蹤的藏匿地點,連哲都不知道了他們那邊更沒有理由知曉。

所以是來追捕他的人嗎……

冷笑,逞強的站起身從破爛的衣服裡拿出沾染血跡的拐子,站穩腳步他面對那有人聲的方向,架好銀拐準備攻擊。

 

 

 

一聲響亮的玻璃破裂聲,在陰暗封閉的房內特別清晰,似乎還能隱約聽見那迴盪的餘韻。針織地毯逐漸吸收翻倒的深色液體,變的不再豔麗,尖銳的碎片邊緣把美麗的地毯劃出規則不一的毛邊,室內泛起了濃烈的紅酒氣味。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十一生 闇將至

 

檢閱著草壁哲夫在他緊急的吩咐下查到的資料,每翻閱一張他的面色就越加凝重,拿著紙的手力道不自覺的加強,甚至他還露出煩躁的表情,要是平時的他絕不會為一點事就這樣的。

 

「可惡的……」用力一捏,書面資料跟隨手在半空中的揮灑落了滿地。

 

最厭惡的就是,被人隨意操弄命令,對於不願受拘束的浮雲來說,這可是最嚴重的侮辱、踐踏他的尊嚴。會聽從澤田綱吉那不只是因為當時的威脅,要是那樣就答應那他就不是雲之守護者了,最主要是對方展現了壓倒性的力量讓他感到有趣,他對於強者才有興趣,才會願意做低限度的服從。

 

「那男人,最好在事情爆發前都守好那。」拉起窗幕,擋住了泛白的天際,他一整夜沒睡,現在只想好好休息。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六生 揭序幕

 

「熟悉?你們認識?」狐疑的黑色大眼看著定定說出答案的男子,嬰兒皺眉。這實在是太怪異了……

 

沒注意到那視線,澤田綱吉放下手後拿起鋼筆繼續書寫,沙沙作響的紙筆摩擦聲讓沉靜下來的辦公室多了幾分味道,不至於是靜到像是無味的純水。

沒多久牆上的指針喀的指到下一個數字上,而調適著房間裡那靜默氣氛的聲音也停了下來。筆蓋叩的套上筆,接著坐在桌前的他舒展身體,發出深長的呼氣聲。

 

「已經做完了,晚餐時間到了。」起身拉拉僵硬的手臂,澤田綱走向里包恩坐的沙發,拿起放在那上頭的西裝外套套上並扣好。「別讓部下等太久。」

 

跳下沙發椅,手中拿著還剩幾口的咖啡跟著走出首領辦公室。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重生

 

孱弱的身子躺倒在蒼白的床上,房間內的眾人無不是眉頭深鎖,就連平時保持一貫從容的嬰兒也失去了那好整以暇的悠閒感。整個氣氛沉重,重到坐在床沿的灰髮男子手中握的手也變的沉惦惦的,這讓他更收緊了手心的力道。

 

「獄寺……」罩著氧氣罩的人牽動嘴發出嘶啞的聲音。

「第十代首領,請您別說話了,好好休息吧!」男子擔心的低聲勸他不要浪費體力說話。

只不過躺在床上的傷者並不領情,還是拖著那氣若游絲的聲音說著話。

 

「如果……我能夠選擇,我希望能夠……一分為二……」虛弱的帶出笑靨,那笑容溫暖到讓人產生那人氣色泛紅好多了的錯覺。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十一步 暖中刺痛

 

一愣,獄寺不甚明白的挑眉,原本想站起身來拍桌怒喝對方把話就一次說完,不過礙於還不是能夠靈活運作的雙腿所以作罷,只是咬牙切齒的忍住脾性扔出「為啥」兩個字。

再怎樣遲鈍的人都能看出眼前的銀髮男子相當不滿,於是山本就放下快送進嘴巴的餅乾繼續說道。

 

「我想這也是阿綱之所以提前離開的原因吧?」嘆氣,山本了解自己對那時的混亂並無詳細的了解,可是受到的傷害還是有的。「他剛才應該是在想骸吧?我猜。所以他才會那麼慌張的走掉。

「骸?那個無恥的六道骸嗎?」表現出極度的嫌惡,他沒忘記多年前的事件,而那個人也是害自己現在連正常行走都有困難的元凶。

 

畢竟在一個人長久臥床除了進食跟一些生理需求外沒有任何活動身體的機會下,部分肌肉會萎縮,尤其是腿部更是明顯,獄寺隼人大概是半年前才恢復意識,好在他天資聰穎,吸收錯過的知識對他來說輕而易舉,但是身體跟心理上依舊是需要調適,並不能在短期間內釋懷。

山本苦笑了下,他其實對六道骸的印象不多,至多就是學校裡流傳的流言蜚語,最後也是最深刻的,就是事件即將宣告落幕時復仇者現身把人給套上層層枷鎖帶離的畫面,那時候的骸感覺上少了暴戾之氣,就連鐵鎖用力扣住頸部時也不見其掙扎或反抗,一切都表現的那麼從容,像是坦然接受什麼,卻又能察覺他諸於某面的執著未曾散去。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十六步 膽怯畏敵

 

猖狂的少年嗤笑不斷,滿溢出軀體的殺意黏稠的緊密包覆在場的眾人,那副如地底煉獄的景色在他的笑聲中呼之欲出,詭異的珍禽異獸再度出現於他的身邊環繞著,寬敞的房間不再明亮整潔,而是昏暗紊亂的恐怖景象。

 

「殺了你們,再用我的幻術具象出你們的形體,接下來只要利用那些我製造的人偶去達成我的目的即可。」本來清如海水的髮色在週遭光影的轉變下,變成了混暗不清的藍,右眼的血色反而轉為晶亮,像極了耀眼奪目的紅寶石,閃耀著致命的玫瑰紅。「所以你們,就給我死在這裡吧!趁還沒有人察覺出事之前,我想盡快辦完好按照計畫進行,請你們別做無謂的抵抗,呵呵呵……

 

那些禽獸蠢蠢欲動,開始緩緩接近澤田綱吉他們,家光擠身擋在九代首領前頭,迅速的拔槍朝那些野獸射擊,但即便死了同伴,也不見牠們有絲毫退卻,只是一昧的往他們的方向爬去。

九代首領撐住孱弱的身體,用模糊的視線看著六道骸,蒼白的面色上凝了幾許冷汗,年邁的他告訴自己還不能因為這點衝擊就昏過去,身為上位者的使命感催促他必須保護其他的人,要不,也得幫上一點微薄之力。

 

「那些都是幻覺啊……家光。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十一步 篡記奪人

 

聽聞自己的炸彈確實引爆了他心中難掩緊張,同身邊的人表現出慌張的表情,但浮現心頭的不乏一陣痛快,滿腦都是報復後的快感。碧綠色的眼眸看著從餐廳驚慌奔逃的學生們,忍不住露出諷刺的笑。

沉浸在那種感情之中的銀髮少年放鬆了戒備,並沒有注意到遠處的餐廳門口佇立得一行人,三人裡一頭雜亂白髮的少年目光直接的望向他的方向,特異紫色刺青下的是飽含詭念的微笑。手上拿的手機剛按下通話鍵,身邊帶眼鏡的少年搔動橘髮見那人似乎又要做什麼,不安的嘆口氣。

 

『呵呵呵……暫時把獄寺隼人監禁。』捏爛了電話,手遮半邊臉,指縫間透出的紅光血紅的嚇人。『不必處理掉,事後萬一有紕漏他可是很好的替死鬼。』

 

 

 

回想自己被對方約到一處地方的路途上,遭到了莫名其妙的突擊,不知打哪來的飛針扎進皮膚,細細的針頭上滲出的毒素麻痺了所有知覺,麻木的腿部支撐不了身體的重量踉蹌癱倒在地面。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