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永恆之戀 692718 骸綱雲

 


在一片虛無中,那映入眼簾的人影讓他的世界只剩那海藍。
……骸。」強忍著頭痛,伸出無力的手,聲音微微顫抖著。身體無法前進,頭痛更加劇烈,灼燒自前額傳來,強大的力量讓他無從反抗。
往後倒。
持續的、毫不間斷的……

序曲

「彭哥列的各位──」自大而嘈雜的播音器傳出,「我們要談判,請叫十代首領出來──單獨一人!強調!單─────」在城堡外頭有米爾菲歐雷的人在不停喊話。
「可惡!」用力的一腳往一位大漢肚子踢去,大漢一個重心不穩,手中的武器掉在地上。
「有機可趁──」準備塞他個滿嘴炸彈,「去死──喂!」怒視剛降落在身旁的青年。「你搞啥啊!別搶鋒──
一句話立刻讓他停止暴走,「獄寺,阿綱有話要說,請在場全體守護者全員到會議室集合。」手中的刀甩了幾下,把上頭的血漬甩乾。
一旁的大漢連叫都沒叫便碰的一聲倒地不起。
「什麼?」獄寺不解的又一腳踢在大漢肚上再用力踏住他的臉,「第十代首領?什麼事如此緊急?」算了,既然是第十代首領……低聲咕噥抱怨。
收起劍,「我們立刻過去。」
「別裝的你是我的誰!山本!」雖然滿腹不滿,但獄寺仍跟在山本後面出發。
到了會議室,在那的守護者有雲、晴、嵐、雨,現在在義大利的也只有這四個人了。如果不包括在半年前失蹤的那位的話……
「我想各位聽到了……」阿綱用沉靜的語調說著,彷彿外頭的打殺聲和無數的屍體與自己毫無關聯。「我要去談判。」
「什麼──?」最先大聲抗議的,是獄寺。「太荒唐了!那分明是陷阱!我不允許第十代首領身陷危──
話還沒說完便一個沉穩的男聲打斷。
「吵死了!先聽澤田綱吉的理由吧!」
「雲雀你──!」獄寺瞬間掏出炸彈。
「好啦!別生氣啦!」山本急忙安撫抓狂的獄寺。
「喔──!真是超極限的!澤田!」了平還是老樣子,滿口極限的。
「極限個頭!草皮頭!要是第十代首領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要你負全責!」
「聽著──!」充滿魄力的命令,頓時安靜了不少。
「只要我出去,家族就有生存的希望。」頓了一下,「雲雀,有沒有霧的行蹤?」
「沒有。」簡潔的回答,「有什麼事嗎?
……如果有,請你保護克羅姆他們。」輕輕握拳,「我希望由你來保護。」
「第十代首領,那我呢?」獄寺不安的問。
……你和山本負責打理事後的一切。了平,請你到瓦利亞待命。」
「第十代首領,那你……」怕知道答案,獄寺頓頓的吐出。
「我想我這一去,十之八九很難回來。」抿了抿嘴,說出了殘酷的事實。
「雲雀,」深吸一口氣,「你在我出發後立刻離開義大利,現在這樣的情勢,克羅姆他們人在義大利的可能性很低。」
……不管如何,要盡快找到,對吧?」雲雀很清楚阿綱之所以下達這個命令,真正要保護的其實是另外一個人。
「是的。我現在馬上動身。」阿綱走到門口,「了平,也請你迅速就位。」
下定決心,向外走去,留下悲哀的氣氛和無奈的守護者。
中曲
堅定的踏出一步又一步,突然被叫住。
「綱吉。」
一看,竟然是雲雀。
「雲雀……你怎麼會……」阿綱詫意的睜大眼。
「在這?別忘了,這城堡裡一堆密道。」雲雀慢慢的走向阿綱。
在雲雀的對比下,阿綱顯的嬌小。
忽然被寬大的雙臂圍住,令阿綱震了一下。
「呃…………」感覺的到男人的脣掠過髮絲,輕柔的吸取他的氣味。尷尬的推開雲雀。
「啊!我、我不是……」為了緩和窘境,阿綱急忙解釋。
「你愛的……果然是六道骸。」平時銳利的眼神,此時反而升起些許的失落,阿綱也低頭不語。
打破靜默的是雲雀,「人真是不懂放棄,明明知道了,卻仍然努力追求。」手指撫過阿綱白皙的臉頰,「明知道……你愛的人不是我……」緩緩抬起阿綱的下巴,「不是我,是六道骸」
聽到那思念已久的名字,淚斷了線,決堤了。平日堅強的內心也崩潰了
「骸……我、我好想他……」肩上下抽搐,手像要接住淚而掩泣,只是淚水多到從手中溢出。
溫柔的將人兒微靠在自己的胸膛,慢慢拂過褐色的細絲,拍拍他的背。雖然此時自己的心彷彿要碎了,,,眼前嬌弱扶在胸口的綱吉比自己更需要安慰。
「我知道,你要我保護骷髏是為了間接保護他。」將阿綱摟得更緊,就怕他如淚水一般,從自己手中滑落。「但,你死了,有何意義?」沉痛的低喊,內心在嘶吼──我不要你死。絕不!
「我……」阿綱泣不成聲,搖了搖頭,「我也不想……但、但是……能讓大家活下去的方法……我、我找不到呀!」揪緊雲雀的西裝,痛苦的哭訴。
眼前一片汪洋,全世界以自己為中心不停打轉。
無法喝止的,接受了對方,只因為自己想要愛撫的自私理由──要是骸知道了……他會原諒我……?
終曲
馬上就要進行談判了,但阿綱的氣息仍是十分混亂。
一切都這般的夢幻,那短短的二十分鐘,自己完完全全背叛了骸。思緒上打滿了死結,不但解不開,反而越生越多。
談判開始。
「如果把彭哥列戒指交出來,我們就立刻撤兵。」
「但我們……」連一句完整的話都來不及說出,頭部在剎那受到強烈的衝擊,完全不能克制,向後倒。
咚的一聲,後腦杓結實的撞擊地面,本來應該很痛,……出乎意料外的,並沒有多痛。因為比起那,前額的灼燒更加刺痛。
在阿綱失去意識前,「誰不知道你們早把戒指丟了?笨到不行啊!」隨即,阿綱的意識便消失了。

一片白茫茫的,一點真實感都沒有。
向前奔走,還是一樣。自己似乎根本沒前進。
突然在眼前飄過一個藍影,束著深藍色長髮、身著深色皮衣……不會吧!想追上去,頭竟痛了起來,灼熱、碎裂般的痛楚。阿綱拼命忍著,費盡全身的力量伸出手,視線模糊、口乾舌燥,即使如此,他還是說出了那讓他朝思暮想的名字。
「骸……
頭受到衝擊,向後仰去,就這樣,往後倒下。阿綱馬上想起:啊!我、我被槍射中了!
不過,現在再怎麼哭叫都沒意義了,誰都不在,不在……
正當阿綱放棄時,有人接住了他。那湛藍的長髮、淡淡的蓮香。
睜開被淚浸濕的褐眼,映入眼簾的是那奇異的異瞳。
「綱吉,怎麼哭了?」撥撥膨亂的髮絲,溺愛的吻著人兒濕潤的眼角。
「骸……」是他……「這裡是……?
「是精神和靈魂的世界,」憐惜的拭去阿綱臉上和下巴的眼淚,骸摟住他細瘦的軀體,「你瘦了。」
「嗯…………死了嗎?
……」哀傷的凝視著綱吉蒼白的臉蛋,握起冰冷的小手,……是的,……死了……
「是嗎……」虛弱的動了動毫無血色的嘴脣,彷彿鬆了口氣般,相當平靜。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骸抱著綱吉,把脣覆在含淚的大眼旁,「我愛你。我不會讓你孤單一人的。」
「骸……我們能……永遠在一起吧?
「嗯,永遠。」吻上粉嫩的脣,綱吉依偎著骸,世界不在白茫茫,而是海藍。
屬於骸的顏色。
──即使能在一起,我還是希望你活著。
尾聲
「雲、雲雀先生……」克羅姆骷髏斷斷續續的說著。
「嗯?」雲雀停下離去的腳步,回頭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少女,「什麼事?
「為、為什麼你要……這麼努力的救我?
……」轉過身,「因為我答應一個人了。」答完立即離去,拋下充滿疑問的克羅姆。
「我有……遵守對你的承諾。」大手蓋住眼,「就算你不在了,我還是愛你的。」






「綱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永恆之戀-為了愛
6927
……?骸大人?」克羅姆握在手中的三叉戟被她緊緊抓著。剛才骸突然拋下一句:『我要去見一個人。』便從她的思緒中失去蹤影,克羅姆擔心的透過三叉戟的聯繫尋找骸的氣息。「骸大人……你在哪裡?
現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犬和千種自從五年前的行動後就失散了,只有骸大人……現在如果連骸大人都不見的話,自己……又會是孤單一人……
『克羅姆……』腦海再度響起那熟悉的嗓音。
「是、是骸大人?」克羅姆因放鬆顫抖著。「你剛才到哪去了……」抹去眼角的淚水,把三叉戟抱在胸前。
『克羅姆……』和平常充滿自信的語氣不同,只是幽幽哀傷的輕喚。
「骸大人,怎麼了?」察覺到不對勁,克羅姆低聲的問。「發生了什麼事嗎?
……到日本去吧,』沉寂之後,像下定決心般開口下達指示。『妳現在……到機場……古伊德會接應妳的。』
骸大人……
『快去吧!』
「嗯!」應聲後起身,立刻帶著傷前往骸指定的地點。
如果這是骸大人希望的,那我……

和古伊德接觸後,克羅姆現在正搭上飛往日本的班機,為了避開米爾菲歐雷的監視,她用頭巾包住頭戴著墨鏡。「骸大人……為什麼?」摘下墨鏡,克羅姆小心的低下頭悄聲問。先前不是為了首領而命令自己不管如何都要待在義大利嗎?為何現在又……

……不需要了。』

克羅姆聽到骸失落的回答,放不下心,便藉由骸在她體內的幻覺進入了他的精神世界。和十年前一樣:清澈潺潺的小溪、翁鬱蒼翠的樹林、綠油油的青草地,還有……使人平靜……淺藍的天空。克羅姆看到不遠處的草原上坐著一頭藍髮、身著皮衣的男人。
緩緩走向他,那平時驕傲自信的背影,如今也只剩下數不盡的寂寥。他靜靜坐在草地上,動也不動的觀望藍天。真的,動也不動。
「骸大人?」克羅姆蹲下身輕輕搖了搖骸的肩膀。
……是克羅姆?」骸仍是仰頭眺望著蒼穹,除了口語的回應外毫無任何動作。
克羅姆向他的臉看去,蒼白、憔悴。「骸大人,這實在不像你呀!」
骸終於把臉轉過來面對她。「不像我……是嗎?」淡淡的哀傷蒙上臉,即使嘴角上揚,但那眼神裡看不見一絲光彩。「他死了……澤田綱吉他死了……」瞇起異瞳,湛藍的瀏海掩住半張臉。「我以為……我能伸手探上天空。」再次抬頭,伸出大手,再半空中似乎想捉住些什麼。「不過……」無力的垂下手。「其實在地面的霧氣根本無法升上晴空。」咬住唇,好像在克制些什麼。「我早該知道的……
克羅姆看到了,她十年來從未在骸臉上、眼裡,甚至是任何舉止中看見的是──悲痛。
「妳有重要的任務要辦。」骸推一下克羅姆後垂下臉。「十年前的妳必須替半年前的戰鬥畫下句點。快走吧!」雖然長髮遮過表情,但克羅姆在離去前還是瞧見……她可能一生都不能在骸身上見到的液體,正沿著骸的下巴滴下。

骸大人,這次真的被傷得很深、很深……

克羅姆她從來沒見過這麼痛苦的骸,從來沒見過這麼脆弱的骸,更從來沒見過自信自骸的眼中消逝。

沒有……真的從來沒有……

在克羅姆離去後,骸依舊繼續仰瞰天空。接著,舉起手,往空中摸索。

距克羅姆搭飛機飛離已有一星期。一名戴著帽子的黑髮十七歲少年步行在義大利的街上,在不引人注意的情況下轉入一邊的無人小巷。「骸先生,準備的差不多了。」
『呵呵呵……是嗎?很好。』骸的笑聲嘗不出先前的痛苦氛圍。『古伊德,你有實行這個計畫的決心嗎?』要執行這次的行動可是需要相當的的勇氣和膽識。
畢竟,有非常高的機率是有去無回。
「骸先生,是你救了原本早該被處死的我,既然我的命是你救的,那也是屬於你的。只要是你的命令,我願意做任何事。」古伊德脫下帽子放在胸前表示敬意,堅定的回答骸。
『很好。』骸在剛吉死後,咬牙面對他致愛的死訊打起精神,恢復昔往的高傲,只為了他,澤田綱吉。
『綱吉,我不會讓你拼死也要保護的彭哥列在你這一代結束。』就算有可能會死在敵人的手上。『呵呵呵……』不!怎麼能死?我的自信可不准呀!
『我想你也不願意讓我就這樣死去吧?


『綱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孤行雪\伊藤堇奈 的頭像
孤行雪\伊藤堇奈

翼の願いは雲かな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