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不再是他1869雲骸
悲文有 怕心碎者勿看

哼……
在孤獨的世界中、在詭異的笑聲中……
突然出現的你,我是否在乎?
那神秘的海藍色總是讓我撲空。淡淡蓮香……
雲霧本來是一樣的,但又有那……些許的不同。
我……真的……沒辦法?
「哼!我就不相信抓不到你!」

「哎呀!嗯……恭彌……」骸用一雙異色妖魅的瞳挑逗雲雀,「啊……我要……用力的……嗯……」
「哼!你要發情不干我的事。給我回床上睡去!」毫不領情的把纏在頸後的手扯下,用力的把骸推到床上。
「哈嗯……不管……啦……人家……要……」含住雲雀的手指,雙手撫弄慾望,不死心的挑弄著對方。
「……不要再想那些噁心的事!」碰的把門甩上,留下難耐的人兒。
靠著木門,依悉可聽到那男人傳來的呻吟。
「可惡!」握起拳忍住怒氣。
自從那天之後……就一直這樣,可恨的白蘭!在那段期間內,你就這麼把他毀了!變的只為慾望而活而沒有心。不再發自內心的笑,不是我愛的他!

──那一天──

「骸!」看到朝思暮想的人兒,雲雀心中的石頭才放了下來。「太好了……你沒死!你還活著!沒有死……」擁住面色蒼白的骸,將臉埋入深藍的髮絲裡,吸取他的氣味。
「啊哈……恭彌……」
「!骸?」不對!這……!
「嗯啊……啊……我要……」輕輕的在雲雀耳邊吹氣,黏膩的在懷中摩蹭。
慌張的捧起骸的臉,心被絞著,「骸……你的眼神……」空洞、只有性慾的眼,看在雲雀眼中,令他發狂。把骸的頭摟進懷中,心力焦瘁喊著他的名字,「骸……骸!」
懷裡骸的眼神沒有一絲反應,「嗯?恭彌……你要了嗎?」拉下雲雀的褲子低頭含入。
啪──!
清脆響亮的巴掌聲。雲雀痛苦的抓起骸的肩膀用力搖晃,「骸!你是怎麼了!給我說!」看著骸不帶感情的笑,他崩潰了。「說呀!」靠在男子的肩上,不捨的哭泣。

每天看到骸,那荒唐淫蕩的嘤嚀和行為,總是刺痛著雲雀的心。眼前這沒有靈魂和心的骸,不是他愛的骸!雖然身體是他,但心早就不是他的了……
矛盾的感情一直折磨雲雀,明明骸的心早就不在那軀體裡,只不過是一具叫骸的肉體罷了……不是骸!真想把他趕出去,但他還是骸,是雲雀愛的……骸的身體。
身體是,心卻不是的事實摧殘雲雀的理智和精神。「在這樣下去……我該怎麼辦……骸……」無助的伸出手……「我本來以為終於可以抓到你這片霧了……誰又知道我抓的其實是假的呢……?」

在一個靜謐的午夜,骸仍是淫聲媚喘的誘惑雲雀,「啊嗯……恭彌……」
雲雀反常的撫著骸柔順的湛藍色長髮,「……骸,我愛你。」
「啊……哈嗯……要了嗎?恭彌……?」
強吻住軟嫩的脣,口中的甜蜜沿嘴角滴下。緩緩分開,雲雀凝視著骸迷茫的異瞳,「……晚安了,骸……」慢慢扣下手中的鈑機。
懷中的男子在失去意識前,將臉輕貼在雲雀耳旁……「呵呵呵……謝謝你……恭彌,晚安了。」
手中白皙的手漸漸冰冷,雲雀悵然若失的嘆了口氣。撥撥愛人額前的劉海,望著平靜安詳的他,在腦海中回味方才最後的話語。
「看來……我還是抓不到你呢。讓人捉摸不定的霧啊!」

我自信的對你說:我一定會抓到你的!你等著!
你用招牌的笑容回我:呵呵呵……好呀!但也要你有把握才行。
我不甘示弱的回:那好!到最後輸的人就得接受懲罰!
呵呵……似乎挺有趣的呢!
你笑了幾下便離開了。

半年前消失、潛入米爾菲歐雷、被白蘭逮到並加以凌虐……
「你寧願這樣,也不想接受懲罰,是吧?」想著之前的約定,苦澀的笑著。真的好苦、好痛。
「雖然挺不想承認……但我的確輸了。」
這就是你給我這輸家的懲罰嗎?真是殘酷的懲罰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孤行雪\伊藤堇奈 的頭像
孤行雪\伊藤堇奈

翼の願いは雲かな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