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不經意,就能促成許多不可預期的結果,好比每場重大發現的背後都有著平凡不過,卻又令人驚訝的轉折,不過當那個關鍵的時刻來臨時,又有多少人能夠搭上躍躍欲飛時機?

其實真正了解轉捩點於何處的人非常稀少,大部分的人不是錯過,就是面對著它選擇放棄,但是有一小部分的人能夠在時間點到來時抓穩,這一小群人中只有少數幾人是確實了解那個的重要性與其所帶來的後果,而絕大多數的則是在不知不覺間坐上了那班不能回頭的火車,最後抵達不知名的未來。

快要從並盛國中畢業的三年級生澤田綱吉,正是屬於後者,在完全不曉得後續發展的情況下乘上一般通底遠方的直達車。

那時候,他就快升上國三,每天過著有點混亂卻不覺得無趣的日子。

他以為會維持這樣的生活會直到他畢業甚至更久,萬萬沒料到生活的某一片拼圖會變了圖案,導致整組拼圖的模樣有了轉變。

 

 

 

「嗚……好冷喔!」瑟縮著身軀,即便兩手都戴上厚厚的毛手套,仍舊是抵擋不了北風的刺骨低溫。「唉,早知道就等到明天早上再來找的,現在那麼晚,伸手不見五指根本就找不到啊……

 

圈緊圍巾,他想到十分鐘前母親和朋友的勸說,澤田綱吉忍不住後悔的念頭開始喃喃自語,不過人都已經快走到神社了,現在返回的話又讓他覺得很不踏實,低頭想想後決定往前走,心底盤算著至少去晃個一圈再回家,要是沒有找到東西的話就等明早再來一次好了。

等到他走到了距離神社附近的石鋪街道,正要檢查是否有遺落物品的下落時忽然不遠處的樹林傳出幾聲慘叫,和四周莊嚴整齊的環境十分不符,何況在人煙稀疏的凌晨時段,任誰聽到都會心底發毛。

綱吉嚇到差一些尖叫,在他張口就要大喊的瞬間有一個金屬物體飛過他的眼前,距離他的鼻頭只有一兩公分,嚇得少年咬到自己的舌頭痛到發不了半點聲音,只見他痛的摀住嘴巴眼角泛淚,澤田綱吉心想搞不好舌頭有被咬出個口子。

 

真的很倒楣……弄丟東西之後又有血光之災嗎?為了一個弄丟的愛情御守,實在是有些不太值得。

 

抱著滿肚子的鬱悶,他深深嘆口氣改變了主意,看來還是先回家明天在找好了,雖然人都到了有點可惜跟浪費時間,但他可不想再遇上什麼對身心不好的事情,先是驚慌然後寒冷,再來的是驚嚇和疼痛,真是受夠了。

只是往往天不從人願,再怎樣精密的計劃總會有意外來打亂,更別說是突然改變的想法了。

樹林方向的草叢沙沙的響了幾聲,有個黑白分明的人影逐漸浮於那片黑綠色的背景,一時間分辨不出來人的綱吉又是一嚇,不怎麼好看的跌坐在地。

 

「你也是那些人的同夥嗎?」低沉的聲線響起,問完話後稍稍停頓了一會。「……澤田綱吉?

「咦──雲、雲雀學長!

 

 

(試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孤行雪\伊藤堇奈 的頭像
孤行雪\伊藤堇奈

翼の願いは雲かな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