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logue(楔子)
  
  少年眨動深灰色的眼眸,應該是很溫暖的鼠灰色卻冰冷如極地寒冰,黑夜裡窗外透進的微光讓他的眼睛熠熠生輝發著光,那顫動光點如波光淋漓的水面波紋,很美、很高雅的瞳色,很冷、很漠然的眼神。
  擺放在那人手心的那支湯匙映照出那雙眼,被遮蓋在長過於眉宇、那同樣色彩的髮絲後,那對眼睛的神采透了出來,讓他更加確定了,那種冷淡的程度並非是寒冷的冰山,而是和金屬相似質地的感覺。
  因為冰雪實在是太過透明、澄澈了,但是眼前男孩的灰色眼睛和神態卻沒有那種過於乾淨的氣息,而是理性又漠視自身外一切的冷傲,不過似乎有過鍛造的歷練感卻令他不覺得那男孩不近人情,反而有種保持一層薄膜、忽遠忽近的感覺;好比金屬冷冷的質感,堅硬的外表卻在研磨鑄造下變的平滑,人們能碰觸並使用它但不能將它和身體做更進一步的貼合,無法如水一般融於掌心。
  他剎那間想到眼前的人或許並不是人類,與他平時接觸的人所散發出來的氛圍大不相同。究竟,是什麼?
  但那也只限於一瞬間,他仍舊是認為那體態虛弱,可是表現出來的動作跟態度一點也不像孩童的男孩子是一個跟他相同的人類。
  折騰一陣後他摟著貌似比他瘦小的身軀,嗅到頭髮殘留的雨水氣味,可能因為淋到雨的關係,個人身體的味道會變的濃重,但是他卻不覺得那股味道難聞,是一種很難說明白的氣味。
  褐色的眼盯著對方緊閉並微微顫動的眼皮,看來因為發燒的關陷入深沉些的睡眠了,這樣也好,對於退燒也有幫助。
  用剛殘存的印像去回想暗灰色的眼瞳是怎樣的注視著他、是怎樣露出他沒見過的感情,想著想著也有了些睏意,伸手去拉了棉被,只是手的虛浮感讓他不管拉幾次都無法完整的蓋住兩個人。

孤行雪\伊藤堇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